top of page
  • Connie Tsum

色迷心竅

梁智基離開必勝客餐廳後很有先見之明的沒有回公司,他知道以穆雪瀅雷厲風行的處事風格估計此刻穆氏集團總部內已經震動了,絕對不亞於昨天他與秦玥傳緋聞,那個吳胖子也肯定罵人而且罵的當然不會是別人,他何必現去自找晦氣。


打了個車直接回了紫金花苑的別墅,昨晚一共才睡沒幾個小時現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睡覺,不過車上的時候梁智基還是發了條短信直接和穆雪瀅說了昨天沒睡好下午回家睡覺,不一會穆雪瀅竟然也少有的回了短信,雖然很短隻有三個字——知道了。


可隨後卻又來了一條短信,依舊還是穆雪瀅的——今晚加班,會晚點回去。


梁智基很意外甚至出租車上愣了半天,穆雪瀅這是什麽意思?


左思右想,梁智基才明白穆雪瀅或許是因為昨天的事情,如果今天又很晚回去省的到時候他多想。


看來昨天那三十多層沒白爬白背,這女人竟然也會有這麽感性的一麵!


梁智基感慨的同時也微微有種莫名的感觸,然後很牛逼的學著穆雪瀅之前的話回了三個字——知道了。


回到別墅一覺睡到快天黑,雙耳輕動的梁智基才不大甘願的睜開眼,因為他聽到了有了進入別墅的聲音,自從今天早上被穆雪瀅浴室意外撞見,他就對自己的警惕性好好反省了下,不過此時進門的人動靜也稍微大了些,絕對不是穆雪瀅。


此時那“咚咚”的上樓腳步聲也越來越近……


“啪——”


隔壁的一間房開啟後又關上了,那裏正是程欣雨的房間。


對於這個小姨子梁智基還是有點擔心加小怕的,雖然此時那傻妞可能還不知道他也家,不過他也沒有再繼續睡的打算萬一那傻妞突然又腦袋少根筋的衝過來,他可是相當被動啊!


爬起身伸了個攔腰,梁智基拿著煙走到涼台,可剛點著煙的他忽然一愣,此時隔壁唯一亮著燈光的那間臥室內,身材高挑一身黑色警服的程欣雨正摘下警帽,隨即一頭秀美的長發瀑布般掃落腰間,配上那張與穆雪瀅有著幾分相似的精致麵容,梁智基頓時忍不住有種強烈的燥熱衝動,而此時他火熱的目光中,程欣雨正低下頭飽滿胸前的扣子也一顆接著一顆的被她解開……



“我靠!還脫?該死的製服**啊!”黑暗中望著那警服下白襯衣呼之欲出的鼓脹雙峰,梁智基咽著口水忍不住心中狼嚎!


“誰** 蕩啊你** 蕩,誰** 蕩啊還是你** 蕩!”


忽然屋內傳來一陣** 蕩的手機鈴聲,梁智基頓時色變的連忙就朝自己屋裏衝去,可幾乎與此同時程欣雨那間房內也驟然射來兩道殺氣十足的目光……


“該死!”衝回屋掐斷手機的梁智基苦惱的暗罵一聲。


“梁智基,你給我開門!”果不其然,不出片刻自己的房門已被拍的“嘭嘭”直響——


“我知道你裏麵,快給我出來!”門外程欣雨的怒喝大聲了,“再不開門我踹了!”


梁智基很為自己房間的門悲哀,這才今天剛修好啊!


“嘭嘭——梁智基,你開不開!”


門外程欣雨的聲音越加尖銳,估計下一刻就要來一腳了,梁智基可憐自己的門隻得搖搖頭換上一臉慵懶的夢醒般跑去開門,路過床邊時還不忘順手把被褥弄的亂了一些……


“這位程欣雨同誌,打擾別人睡覺可不是個禮貌的行為哦!”打開了個哈欠瞟了眼,此時門外的程欣雨還真已經退後兩步準備踹門了,不過所幸這妞應該過來的急腰間幫並沒有帶槍。




胸前飽滿陣陣起伏的程欣雨或許知道自己不是梁智基的對手,隻能用殺人般的眼神直瞪梁智基冷哼道:“哼!睡覺?現幾點了!”


“啊,幾點了?”為了掩飾臉上強忍的笑意,梁智基忙回頭看看屋內的掛鍾,此刻正巧七點剛過……


“咦……都七點了!你這是叫我起**班去嗎?”梁智基回過頭故作一臉無奈的道,“好好,我這就起來。”


“七點?”程欣雨那雙丹鳳眸子冷冷看著梁智基尖聲叫道,“現是晚上七點!”

Комментари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