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Connie Tsum

被逼買8萬元貴裙 交通膳食全部自費 江若琳:工作愈勤力 欠公司錢愈多


江若琳(原名江玲)與前經理人公司寰宇藝人管理有限公司的合約糾紛,昨在高等法院繼續聆訊。她首日以證人身分接受控方大律師盤問,坦言一直工作還錢卻愈欠公司愈多錢,毫無收入卻於08年收到30多萬元稅單,哭訴要付全數買8萬元的金像獎戰衣,因自己沒選擇權,工作開支全由她負責是公司規矩。


江若琳與老公蕭唯展牽手抵達法院,林小明則由女友人陪伴下到場聽審。江宣誓時以名字「江伊晴」宣讀誓詞,被法官質疑名字,她解釋:「現在我身分證名字是江伊晴。」控方指江在證供上稱在寰宇工作時「一蚊收入都冇」,問她於2004年至2014年可有收約280萬元藝人墊支?她同意有收取,但不同意是公司出糧給她,有關款項是借錢,她指自己一路有工作還錢。

零收入卻收逾30萬元稅單


問到有關與經理人楊劍標的短訊對話內容,寰宇於2013年曾為江接洽30集新加坡劇集,開價6萬元人民幣一集,亦有以人民幣160萬元接洽內地劇,江稱2013年後才知自己工作身價,又稱2008年突然收到高達30多萬元稅單,自己一元收入也沒有,全家感驚訝,她即求助公司會計部幫手解決。


控方質疑當年江無需購買8萬元貴裙出席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她解釋過往都由造型師及經理人批核服裝,自己全沒選擇權,她為金像獎試過所有贊助服裝卻沒合適的,她說:「好貴,我人生未穿過一條8萬元的裙,公司造型師告訴我一定要穿這級數。我問經理人楊劍標,這是我首次入圍,我不是要公司送,可不可贊助我一半,他即說公司不會贊助。我沒得選擇,現在我仍覺8萬元好貴,衣櫃內總和也沒8萭元。」


江曾向公司反映為何工作要自行負擔服裝費、車費、膳食,包括工作人員膳食和車費,但經理人稱是公司規矩,亦不准她搭公共交通工具以免被傳媒影到說她窮,影響工作身價:「我愈忙,欠公司錢愈多,令我不想走出家門。做新年訪問,不明為何要我支付揮春和炮杖開支。」


哭訴被經理人掟玻璃杯

江又指於04年簽約寰宇後即被要求剝去整棚牙進行植牙,她徵詢醫生意見後決定改為箍牙。控方質疑她於07年知愈多工作愈欠公司錢,何不尋求法律意見?她指合約明文規定不能對外透露合約內容,而為何2014年又尋求法律意見,她竟爆:「經理人向我擲玻璃杯,我只得兩個選擇,一是找律師,二是報警!」她聲淚俱下說:「當時我找律師,律師提議報警,但我與經理人合作十年,今天我仍想好來好去,從沒想過會咁!」法官見她泣不成聲,決定休庭數分鐘。其後控方續問她為何不報警,她哀求控方可否別重提這事,法官提醒控方指江已回答,控方才改問其他。案件編號:HCA 1225/2014


#江若琳 #欠公司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基層醫療服務對任何社區都是必不可少的。這是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可以提供的最重要的服務之一。基層醫療服務以多種方式有益於社區,包括改善獲得醫療保健的機會、更好的疾病預防以及改善整體健康情況。 獲得適當的醫療服務對任何社區的健康都至關重要。基層醫療服務意味著有健康需求的人可以得到適當的診斷和治療。基層醫療服務還可以説明那些無法獲得健康保險或資金的人支付醫療費用。通過基層醫療服務,醫療保健提供者可以為這些人

2017年底,期待已久的將軍澳與九龍通道向公眾開放,彌合了兩座繁華城市之間的發展差距。這個備受期待的基礎設施項目歷時25年,據報導耗資15億美元。 將軍澳及九龍通道標誌著香港發展的新紀元,連接區內兩個主要交通樞紐:九龍紅磡站及荃關澳TKO站。這條最先進的新通道由四條車道和兩條隧道組成,一條用於車輛,一條用於行人。該通道可通過全天候的TKO渡輪進入,提供兩個城市之間的高效,直接的通道,將兩個城市之間

啟德地區曾經是香港國際機場的所在地,在未來十年將成為新的住房供應。自 1998 年關閉以來,該地區經歷了重大重建,到 2030 年,它將擁有超過 58,000 名居民。啟德區由政府主導的重建工程提供了便利的公共交通,包括兩條地鐵線,機場快線和南港島線。此外,靠近海濱,為現有的自行車道和人行道網路提供了無與倫比的通道。 啟德的重建帶來了各種不同的住房選擇。公共和私人住房的混合,包括公寓,住宅和高層建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