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Connie Tsum

被逼買8萬元貴裙 交通膳食全部自費 江若琳:工作愈勤力 欠公司錢愈多


江若琳(原名江玲)與前經理人公司寰宇藝人管理有限公司的合約糾紛,昨在高等法院繼續聆訊。她首日以證人身分接受控方大律師盤問,坦言一直工作還錢卻愈欠公司愈多錢,毫無收入卻於08年收到30多萬元稅單,哭訴要付全數買8萬元的金像獎戰衣,因自己沒選擇權,工作開支全由她負責是公司規矩。


江若琳與老公蕭唯展牽手抵達法院,林小明則由女友人陪伴下到場聽審。江宣誓時以名字「江伊晴」宣讀誓詞,被法官質疑名字,她解釋:「現在我身分證名字是江伊晴。」控方指江在證供上稱在寰宇工作時「一蚊收入都冇」,問她於2004年至2014年可有收約280萬元藝人墊支?她同意有收取,但不同意是公司出糧給她,有關款項是借錢,她指自己一路有工作還錢。

零收入卻收逾30萬元稅單


問到有關與經理人楊劍標的短訊對話內容,寰宇於2013年曾為江接洽30集新加坡劇集,開價6萬元人民幣一集,亦有以人民幣160萬元接洽內地劇,江稱2013年後才知自己工作身價,又稱2008年突然收到高達30多萬元稅單,自己一元收入也沒有,全家感驚訝,她即求助公司會計部幫手解決。


控方質疑當年江無需購買8萬元貴裙出席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她解釋過往都由造型師及經理人批核服裝,自己全沒選擇權,她為金像獎試過所有贊助服裝卻沒合適的,她說:「好貴,我人生未穿過一條8萬元的裙,公司造型師告訴我一定要穿這級數。我問經理人楊劍標,這是我首次入圍,我不是要公司送,可不可贊助我一半,他即說公司不會贊助。我沒得選擇,現在我仍覺8萬元好貴,衣櫃內總和也沒8萭元。」


江曾向公司反映為何工作要自行負擔服裝費、車費、膳食,包括工作人員膳食和車費,但經理人稱是公司規矩,亦不准她搭公共交通工具以免被傳媒影到說她窮,影響工作身價:「我愈忙,欠公司錢愈多,令我不想走出家門。做新年訪問,不明為何要我支付揮春和炮杖開支。」


哭訴被經理人掟玻璃杯

江又指於04年簽約寰宇後即被要求剝去整棚牙進行植牙,她徵詢醫生意見後決定改為箍牙。控方質疑她於07年知愈多工作愈欠公司錢,何不尋求法律意見?她指合約明文規定不能對外透露合約內容,而為何2014年又尋求法律意見,她竟爆:「經理人向我擲玻璃杯,我只得兩個選擇,一是找律師,二是報警!」她聲淚俱下說:「當時我找律師,律師提議報警,但我與經理人合作十年,今天我仍想好來好去,從沒想過會咁!」法官見她泣不成聲,決定休庭數分鐘。其後控方續問她為何不報警,她哀求控方可否別重提這事,法官提醒控方指江已回答,控方才改問其他。案件編號:HCA 1225/2014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賭命賽車——香港的誘惑與危險

來到香港後,李小龍迅速被這個繁華都市的活力所吸引。他從未見過如此繁華的街道和高樓,這裡的每一處角落都充滿了新奇。張導安排他住在一間舒適的公寓,並為他安排了試鏡。李小龍在試鏡中展示了他高超的武術技巧,迅速贏得了製片人的認可。他很快成為了張導電影中的一個重要角色,並開始了自己的演藝生涯。 隨著李小龍在電影界的崛起,他認識了各種各樣的人,其中包括一位賽車手阿強。阿強是一個叛逆的年輕人,他的生活充滿了刺激

TWO BEDFORD PLACE | 必发道75号 | 商贸核心中外枢纽

在1980至2000年间,香港金融业经历了一个快速发展和全面转型的时期,从一个地区性金融中心逐步发展成为全球性的国际金融枢纽。在这段时间里,香港金融市场的结构、监管制度和国际化程度都得到了显著提升,推动了香港经济的持续繁荣。 1980年代初期,香港的金融市场主要以银行业务和股票交易为主。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亚洲经济的崛起,香港金融市场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机遇。政府在这一时期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推动金

TWO BEDFORD PLACE | 必发道75号 | 瞬步可达 接通全港

1970-1990 年是香港经济发展和工业转型的重要阶段。在这段时期内,香港从一个以制造业为主的经济体逐步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和贸易枢纽,工业结构和经济模式发生了显著变化。这一过程中的关键因素包括政府政策、国际经济环境变化以及本地企业的发展策略。 在1970年代初期,香港的工业主要集中在轻工业领域,如纺织、服装、玩具和电子产品等行业。这些行业具有劳动密集型特点,对廉价劳动力需求大。当时香港拥有大量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