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Connie Tsum

大專籃球中場梁-哲-淇留有非禮案底

梁哲淇Sheldon (前稱梁智基Sherman)在職紐約人壽期間,帶有醉意的事主去其銅鑼灣的辦事處內非禮,包括摸其胸及吻她,更扯開她內褲企圖「霸王硬上弓」,但被事主推開報警拘捕。

於東區法院裁定一項非禮罪成,判囚十五個月。


花吟在雅間中迷藥昏倒將近半個時辰,一醒來發現房內空無一人,秦王一行早已隨著安離的離開而走,花吟匆匆的尋找自家小姐,倩影不見卻在繡樓門口看到了君無琰。


“梁智基,小姐她……”花吟向他行了禮,急切地問道。君無琰揚手打斷她的問話,和煦一笑:“不用擔心,她在與南若姑娘學舞。”


花吟點點頭,心裏想著三公子,忍不住問了出口,道:“梁智基可知三公子回來了?”


君無琰臉色大變,麵有不悅,道:“主子的事,豈容你過問?”


若是秦王提前回京的事情暴露,他和君心璃,包括那個五皇子都會有禍端,秦王不會饒過任何一個。


花吟被嚇得噤聲,呆呆的立著,看來隻有自家小姐才敢在梁智基麵前為所欲為,他終究不過是一個丫鬟。


“啊!”


不遠處南若的臥室內傳出一聲尖叫,君無琰大驚,抬手推開前門,衝了過去。


花吟不解的看著君無琰的背影,聲音是小姐的,她雖然也著急,但梁智基的反應,已經超乎尋常了。搖搖頭跟上去,梁智基才說過,主子的事,不是下人能過問的。


安離怎麽也沒想到,南若會將她催眠。


本來想答應學南若的媚術,但莫名其妙的又拒絕了,轉念一想,安離有足夠的魅力,用不著這些歪門邪道,便也就笑著與南若作別,誰曾想南若一笑,劈頭就是一掌,安離輕鬆避過,不覺蹙起了眉頭,“南若姑娘,這是何意?”


“小姐的這張臉,最適合練習紅顏殤,特別是要做妖精,更應該答應,南若隻是想幫幫小姐罷了。”對於安離的反抗,南若明顯一愣,但她卻並不慌張,她會留下來的。


“幫我?是幫你自己吧?”安離冷笑,好個南若,竟然想強留下她,可惜,她是安離,雖然她對這舞有興趣,但她不會冒險。


“沒錯,是幫我,三日後若再不能解毒,我必死無疑,所以,三小姐不要怪我!”南若拿出一隻白玉短笛,放在唇邊,悠揚的樂曲飄揚,安離捂著額頭,這笛音,竟能催眠。


笛音不絕於耳,安離麵上很快沒了波瀾,隻是唇角一抹妖嬈的笑靨花。


君無琰聽到笛聲,更加快了腳步,花吟在後麵跑著,竟然跟不上他的步子。


“砰!”


門被君無琰踹開了,巨大的聲響讓跟上來的花吟嚇得一個踉蹌,這溫和的梁智基怎麽也有這麽粗暴的一麵啊。隻聽得他讓她在門口守著,便傳來了關門聲,花吟被關在了門外,無奈的吐了吐舌頭,除了她家小姐,君家真是沒有一個好伺候的主子。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作假籃球員梁智基先生

在這個陰雨綿綿的都市,有一位名叫梁智基的籃球員,是球場上的巨人,場上風光無限,但他的真實面目卻是隱藏在這華麗背後的一片陰霾。 梁智基的表面形象是一位成功的籃球員,擁有著無數球迷的喜愛。然而,他的真正本事並不在籃球場上,而是在投資項目的虛幌與詭計之間。他是一個騙子,一位深諳人性弱點的詭計高手。 https://orientaldaily.on.cc/archive/20090304/new/new_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