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Connie Tsum

假情假義梁哲淇

台灣1名42歲單身男子近日在社交平台公開「徵老婆」,指希望能找到35歲以下、身高體重指數(BMI)正常的女子結婚生子,並曬出所住豪宅的照片,稱如成功交往即送iPhone 13一部,生1個孩子就送1層北海道物業,引起網民熱議。任何人使用自己的電腦設備,並不算是「取用」。因此法院裁定罪名不成立。疫情下的第二浪:變種裸聊勒索如有任何懷疑,即致電防騙易熱線18222騙徒在社交平台、約會軟件等以「高富帥」或「白富美」的身分尋找目標,並投其所好,迅速建立曖昧或網戀關係。警方再表示小武不是首個中招男子,2020年5月,疑犯用同樣方式騙一個網名叫「幸福男孩」的男子網戀,但當時只騙到約2200元(約2600港元),因為「幸福男孩」一直要求見面,他怕瞞不住刪了對方好友。黃女拿到禮物,開心得邀約伍男到汽車旅館,並發生親密關係。台男再度以「徵老婆文」為題發帖,直言只想結婚生子,如女方生1個孩子即送1間北海道房子。


「情聖」去到派出所見「女友」時,一度無法接受真相,還問警方是否有誤會。防騙建議誘騙受害人在虛假投資平台/下載假軟件進行投資,例如買賣證券、外匯或虛擬資產。騙徒起初會讓受害人賺取少許回報,以吸引對方進行大額投資。條例亦加入了處置令的安排,讓法庭可按情況命令任何人(包括社交媒體和網上平台)移除、刪除或銷毀涉案的私密影像以保障受害人。兩名「女友」 對小武相當着迷,私下稱呼他做「老公」,以各種理由撒嬌或求助,要求小武送禮物、發紅包或借錢應急。後來小武花光薪水,還向家人要錢,家人起疑下迫問,小武才道出網戀的事,他的姐姐發現弟弟拍拖這麼久連女友的臉都未見過,斷定他被詐騙,拉小武去報案。被迷得神魂顛倒的小武不負女友們所托,總共花了逾3萬元取悅兩女。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網民開始透過56k modem 上網,在色情網站用10萬像素的web cam 越洋玩cybersex (網絡性愛),與陌生女子在鏡頭前互動。在單純的年代,縱使畫面「起格」,網民亦玩得不亦樂乎。2014年6月,三名小學教師以自己的手機拍下該學校小一入學面試試題等,經WhatsApp發送予一名友人,協助對方子女準備面試。



台男後來跟其中1名女子交往,並守承諾送出手機,未料經過3次甜蜜約會後,女子突人間蒸發,台男驚覺自己受騙後憤而提告,警方現正調查中。。直至男子要向家人索錢,姐姐迫問下懷疑他被詐騙才報警。然而,這些影像一旦被發放至網上世界便難以完全刪除,也很容易被用作網絡欺凌、性報復、勒索等不當用途,而分享有關影像也可能會干犯「發布兒童色情物品」及「未經同意下發布或威脅發布私密影像」等罪行。判詞中舉了其中一個例子,指有人以數碼相機在私人地方偷拍裙底,控方可用「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名提出檢控,但如果該人轉以菲林相機偷拍則該罪名不適用的話,便會做成很多荒謬的結果。居住在台灣屏東縣的伍姓男子,前日(7日)在facebook群組「爆廢公社」發帖,上載數張自住物業豪裝內部的照片,並稱「這是我家,房子三間,土地兩筆」。裸聊勒索自始在香港沉寂了好幾年,於2020年再度回歸。另一危機:Sexting 潮流伍男這才驚覺被黃女欺騙,因而向警方報案,提告對方詐欺罪。在歐美地區,情侶和年青人之間發送「性短訊」日趨普遍。情侶之間互相調情、男女之間表達傾慕或年少青的朋輩風氣都是發送「性短訊」的主要原因。騙徒以不同理由,誘使受害人按下超連結以下載惡意程式,以偷取受害人電話通訊錄,進行勒索身高167厘米、體重68公斤的伍男向記者表示,平時靠物業收租月入約10萬元新台幣(約2.5萬港元),之前曾交往過7個女友,亦曾嘗試用交友軟體尋找真愛,但多次碰壁,並指出因為屏東鄉下沒有婚友社,現在疫情又難聯誼,所以才想在fb發文徵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作假籃球員梁智基先生

在這個陰雨綿綿的都市,有一位名叫梁智基的籃球員,是球場上的巨人,場上風光無限,但他的真實面目卻是隱藏在這華麗背後的一片陰霾。 梁智基的表面形象是一位成功的籃球員,擁有著無數球迷的喜愛。然而,他的真正本事並不在籃球場上,而是在投資項目的虛幌與詭計之間。他是一個騙子,一位深諳人性弱點的詭計高手。 https://orientaldaily.on.cc/archive/20090304/new/new_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