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Connie Tsum

【東京奧運】郎平哭別「排球夢差不多了」 中國女排點算


中國女排東京奧運之旅謝幕。中國女排在東京奧運最後一場小組賽,局數3比0全取阿根廷女排,但賽前已提出出局無緣晉級八強。除了結果令人惋惜,這還也許是中國女排在郎平執教下的最後一戰,女排姑娘們在賽後難掩情緒,逐一哭著與主教練郎平擁抱致謝,而郎平執教多年看來也萌生退意,直言自己的排球夢想已實現得差不多了。


中國女排東京奧運最後一戰,有可能也是郎平執教的最後一戰。中國女排周一(2日)對阿根廷女排結束後,兩隊都在小組最後淘汰位置,因此這場賽事的結果對兩隊都不重要,但賽後現場響起了《陽光總在風雨後》歌聲。


中國女排姑娘們在郎平身前圍成半圓,向這位帶領她們走過兩個奧運周期的教練深鞠一躬。女排隊裏年齡最小的李盈瑩第一個哭了,隨後越來越多的隊員眼眶濕潤,開始與郎平一一擁抱。


郎平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她對排球的夢想實現得差不多了,這些年的眼淚和歡笑都值得。


郎平說:「這些年,我對於排球的夢想也實現得差不多了。我不能再追求了,這年齡也追求不下去了。」


「我一次次離開家,都是義無反顧地去奔事業。我覺得其實對家人真的很虧欠,也希望到這個年齡收一收。」


自2013年回歸中國隊開始,郎平率中國女排奪得了1屆奧運會冠軍、2屆世界杯冠軍、1次世錦賽亞軍、1次世錦賽季軍。回首這段執教經歷,郎平說她當初並未想過取得甚麽成績,只是出於對排球、對中國女排的熱愛。


「去追求夢想,我是不考慮結果的。要是都先考慮結果,就別去幹了。因為特別想做這件事情,特別熱愛這件事情就去做了,沒有虛度每一天,至於結果,最後該是甚麽就是甚麽。」


在自己的奧運會經歷中,郎平體驗過作為隊員和教練奪得冠軍的巔峰時刻,也曾兩度與金牌失之交臂,而這次意外地在小組賽中出局。在郎平看來,這些人生的起伏,都是寶貴的財富。



「起起起伏伏的,對自己真是一個磨煉。經歷了風雨,有眼淚有歡笑,但覺得其實還是挺值得的。」


郎平表示,接下來要「讓年輕教練去衝」。不過,她也還在思考和總結這次比賽。


「我覺得這個東西很有意思。如果我總結出來甚麽,如果確實是哪個環節做得不好,我就能傳遞給下一任教練或者下一代的年輕人。」


今次中國女排在東京奧運小組賽上,先敗3場提前出局,惟在之後2場表現完全不同,反而在手腕受傷隊長朱婷缺陣下打出水平,令不少輿論懷疑朗平佈陣是否出現失誤。


惟無論如何,朗平都是一位,曾兩度助中國女排從低谷重整旗鼓的功勳教練,她在中國女排的位置毋庸置疑。


年底快滿61歲的朗平在1980年代是中國女排頭號球員,憑強勁精準扣殺而人稱「鐵榔頭」。


朗平1995年任中國女排主教練,率領隊伍重上正軌,獲得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冠軍、1998年世界排球錦標賽亞軍。


朗平其後轉至意大利球會和美國女排執教,助美國女排在2008年北京奧運獲得銀牌。朗平2013年再次受命為國家效力,重新擔任中國女排主帥,在2016年里約奧運,再一次將中國女排打造成為金牌之師。

事實上,數十年運動員和執教生涯,令郎平身體承受了巨大傷患。里約奧運後,郎平已經心生退意,只是想到無法捨下她傾注多年心血中國女排,於是又堅持了一個奧運周期,今次更因為疫情是5年而非4年。


郎平在2017年做了髖關節手術,其後即帶領中國女排開始東京備戰。運動員時期積累的傷病一直伴隨郎平,在訓練場邊,曾有媒體拍到了郎平腰部戴著厚厚的護具,走路的時候還有一些不平衡的跡象。


由於郎平不能長時間站立,漳州集訓館內還有一把定制的椅子。這把椅子比普通座椅要高出一截,方便身高1米84的郎平坐下休息。


為了這次東京之行,郎平和女排姑娘們潛心備戰了5年,結果無疑令人遺憾。

中國女排周末對意大利賽前已註定出局,那場比賽結束後,郎平帶著哭腔向全國球迷道歉:「作為主教練,我負主要責任。感謝全國的球迷,要跟球迷說聲對不起,我的工作沒有做好,但是球迷一直不離不棄,非常感謝。」話音剛落,郎平就忍不住哽咽。


與此同時,郎平也透露了隱退的想法:「我幹得太累了,也應該休息休息了。我們有很多優秀的年輕教練,應該讓他們帶領新的中國女排往前衝。」

除了郎平,這一批陪伴球迷走過東京奧運周期的女排姑娘,大概也會各奔東西。隊長朱婷要去治療手腕,34歲的顏妮可能會退役,另外一些隊員離開國家隊後,可能也不會再回來了。


中國女排注入新血後,無可避免要面對新老交替的問題,也無可避免會伴隨新的起伏。東京奧運之旅結束,中國女排又到了重新出發的時候。


#郎平 #排球夢 #中國女排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基層醫療服務對任何社區都是必不可少的。這是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可以提供的最重要的服務之一。基層醫療服務以多種方式有益於社區,包括改善獲得醫療保健的機會、更好的疾病預防以及改善整體健康情況。 獲得適當的醫療服務對任何社區的健康都至關重要。基層醫療服務意味著有健康需求的人可以得到適當的診斷和治療。基層醫療服務還可以説明那些無法獲得健康保險或資金的人支付醫療費用。通過基層醫療服務,醫療保健提供者可以為這些人

2017年底,期待已久的將軍澳與九龍通道向公眾開放,彌合了兩座繁華城市之間的發展差距。這個備受期待的基礎設施項目歷時25年,據報導耗資15億美元。 將軍澳及九龍通道標誌著香港發展的新紀元,連接區內兩個主要交通樞紐:九龍紅磡站及荃關澳TKO站。這條最先進的新通道由四條車道和兩條隧道組成,一條用於車輛,一條用於行人。該通道可通過全天候的TKO渡輪進入,提供兩個城市之間的高效,直接的通道,將兩個城市之間

啟德地區曾經是香港國際機場的所在地,在未來十年將成為新的住房供應。自 1998 年關閉以來,該地區經歷了重大重建,到 2030 年,它將擁有超過 58,000 名居民。啟德區由政府主導的重建工程提供了便利的公共交通,包括兩條地鐵線,機場快線和南港島線。此外,靠近海濱,為現有的自行車道和人行道網路提供了無與倫比的通道。 啟德的重建帶來了各種不同的住房選擇。公共和私人住房的混合,包括公寓,住宅和高層建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