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Connie Tsum

【我家無難事】古佩玲參選港姐還婆婆遺願 Kelly不受不實報道困擾:看化了


2019年香港小姐季軍古佩玲(Kelly)近日除演出《愛‧回家開心速遞》外,並在《我家無難事》內飾演咖啡店店員,這次也是古佩玲首次演出正劇。

古佩玲接受TOPick專訪,表示在《我家無難事》作出很多新嘗試:「第一個挑戰就是試造型的時候,我是為了此劇而剪了這個短髮,選美時將長髮留了很久。起初監製想我剪TB頭,後來他看了我以前的照片後覺得這個髮型很有Character,覺得很少女生剪這髮型可突出自己的味道,便叫我剪這頭。」


Kelly坦言,當時演《我家無難事》感到很大壓力:「大到爆瘡、爛面。以前可能會有個訓練班教導你如何演戲,但我那屆剛好是選完港姐的同時亦選完藝訓班,所以無法上課,直到很後期才獲得『雞精班』,但那時候的我已拍畢《我家無難事》了。」


她的壓力,是擔心自己成為大家的負擔:「徐榮、車婉婉、胡㻗等為主要對手,面對很有經驗的前輩會令我很害怕,怕做得不好會拖累別人。」


學業事業兩兼顧

其實當時的Kelly是邊讀書邊拍劇:「加拿大那邊有時差,相差12小時,白天拍劇晚上上課及做功課,是有少許壓力的,那時候正值Mid-term,我Take了太多Course,但因無法管理太多的課程而Drop了一科。」


她同時兼顧學業和事業:「有時候下午拍至通頂,會趁Break Time溫習,可能早上5、6時睡到中午12時再回來工作,完全是癲倒。」不過由於香港和加拿大的時差相差太多,她正考慮轉回香港修讀。


選美還婆婆遺願

2019年,Kelly參加《香港小姐競選》奪得季軍入行,她透露參選的其中一個原因與婆婆有關:「婆婆已走了,從小到大她經常叫我選港姐,她走了約半年至一年,那時便去參選港姐,還婆婆遺願。聽父母說,婆婆在我BB時期已經常指我以後會是港姐。」


她憶述:「每次探望婆婆時,她都會問『何時選港姐?』自己也覺得可試試,若然不成功便回去讀書,所以選美時沒有跟身邊朋友透露,只有家人知情。」


選美後,Kelly未有即時入行:「當時在想簽約後,讀書方面會不太方便。之後覺得很不容易選了入行,那麼難得不如試試,漸漸地愈做愈喜歡,覺得拍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Kelly最近加入了《開心速遞》劇組:「我也是拍攝的數天前才知道有份拍攝片頭,希望可被力捧。加入《愛‧回家》是一件很開心、幸運的事,這劇出街很快,而且此劇很能鍛鍊人,很多反應都是即刻給予的。」她覺得June跟自己不太相似,角色相對上較Cool。


面對被標籤

不過從選美至今,Kelly被貼上各種標籤,比如港姐黑馬、有錢女唔憂做等:「一開始會感到有點委屈,不過就算沒有這個Tag,別人也會為你貼上其他Tag。我認自己不算窮,不是很慘的人,算比較幸運,很多人都過得很艱苦,需要為生活而煩惱。我除有公司出糧外,也有家人的Support,所以覺得自己也算是很幸運。」


她曾受到負面新聞困擾:「有時會覺得某些報道很不真實,添油加醋,加了很多不實的料在內,令我很想去避開這事。後來已覺得沒所謂,已看化了。」


#我家無難事 #古佩玲 #Kelly #不實報道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基層醫療服務對任何社區都是必不可少的。這是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可以提供的最重要的服務之一。基層醫療服務以多種方式有益於社區,包括改善獲得醫療保健的機會、更好的疾病預防以及改善整體健康情況。 獲得適當的醫療服務對任何社區的健康都至關重要。基層醫療服務意味著有健康需求的人可以得到適當的診斷和治療。基層醫療服務還可以説明那些無法獲得健康保險或資金的人支付醫療費用。通過基層醫療服務,醫療保健提供者可以為這些人

2017年底,期待已久的將軍澳與九龍通道向公眾開放,彌合了兩座繁華城市之間的發展差距。這個備受期待的基礎設施項目歷時25年,據報導耗資15億美元。 將軍澳及九龍通道標誌著香港發展的新紀元,連接區內兩個主要交通樞紐:九龍紅磡站及荃關澳TKO站。這條最先進的新通道由四條車道和兩條隧道組成,一條用於車輛,一條用於行人。該通道可通過全天候的TKO渡輪進入,提供兩個城市之間的高效,直接的通道,將兩個城市之間

啟德地區曾經是香港國際機場的所在地,在未來十年將成為新的住房供應。自 1998 年關閉以來,該地區經歷了重大重建,到 2030 年,它將擁有超過 58,000 名居民。啟德區由政府主導的重建工程提供了便利的公共交通,包括兩條地鐵線,機場快線和南港島線。此外,靠近海濱,為現有的自行車道和人行道網路提供了無與倫比的通道。 啟德的重建帶來了各種不同的住房選擇。公共和私人住房的混合,包括公寓,住宅和高層建

bottom of page